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博客书架

思想集

3已有 795 次阅读  2018-03-11 21:31


当今的物质繁华掩盖不了思想的混乱和落伍。甚至是很多地方从来都没有达到思想的现代文明程度。如此,物质的追求变成一种生活的苟且,并且往往很脆弱,如被吹嘘的乾隆盛世,乾隆盛世固然不盛,但总比几十年后的鸦片战争时的大清好些。即便真的是盛世,说明在更长的时间和更广的空间内,有更多的灾变因素,需要防患于未然。
既然现实是如此思想沙漠,行走在沙漠中不免有思水之渴,那么描述一下这种心态也是时代的造化。如同春秋战国时代,固然战乱不休,但寻求解决之道成就了诸子百家。纵然如孔子布道却落得如丧家之犬,也比任何封建时代的万马齐喑要好许多。
在自由社会,我们能想的别人都会想的,所以大多数人享受生活就可以了。在禁锢社会,思想变成一种奢侈,更甚者变成牢狱之灾,所以才有了思想沙漠。

中国这个社会,对思想者对各行各业的精英,往往是不公的甚至可以说是恶意淘汰社会精英。被打成右派并不得平反的储安平就是例子。
储安平在1947年的一段评论:
坦白言之,今日共产党大唱其“民主”,要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,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,就统治精神上说,共产党和法西斯党本无任何区别,两者都企图通过严厉的组织以强制人民的意志。在今日中国的政争中,共产党高喊“民主”,无非要鼓励大家起来反对国民党的“党主”,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,共产党所主张的也是“党主”而决非“民主”。要知提倡民主政治有一个根本的前提,而且这个前提一点折扣都打不得,就是必须承认人民的意志自由(即通常所称的思想自由),唯有人人能得到了思想上的自由,才能自由表达其意志,才能真正贯彻民主的精神。假如只有相信共产主义的人才有言论自由,那还谈什么思想自由言论自由?同时,要实行民主政治,必须有一种公道的精神,一是好的说它好,不好的说它不好,二是我固然可以相信我所相信的,但我也尊重你可以相信你所相信的。就前一点论,譬如说我们这批自由分子,不讳言,都是受英美传统的自由思想影响的,但我们一样批评英美,抨击英美。同时,苏联或延安有好的地方,我们一样称颂他们的好处。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见共产党批评斯大林或苏联,从来没有看到左派的报纸批评毛泽东或延安,难道斯大林和毛泽东都是圣中之圣,竟无可批评之处?难道莫斯科和延安都是天堂上的天堂,一切都圆满得一无可以评论的地方?就后一点说,我们虽非共产党党员,但一样尊重共产党的党员,只要他确是信奉他所相信的主义,忠于他的党,忠于他的理想,忠于他的工作,忠于他的事业,我们都在心底里对它尊敬。但是共产党的对人,只有敌我,跟他们跑的,他们可以承纳,不跟他们跑的,他们一律敌视。一切都以实际利害为出发,不存任何人情与友谊。要捧一个人,集体地捧他起来,要攻击一个人,集体的把他打了下去。公平的反面就是极端,共产党的极端作风,实在大大地限制了它获得同情的范围,亦即减少它获得成功的速度;梁漱溟先生的摆脱现实政治和张君劢先生的脱离民盟,也多少与共产党这种极端作风有关。老实说,我们现在争取自由,在国民党统治下,这个“自由”还是一个“多”“少”的问题,假如共产党执政了,这个“自由”就变成了一个“有”“无”的问题了。
分享 举报